虽虽_张先生你又驰到啦

喝最烈的酒日最野的鹅

一个试图回归的灵剑崽子
人在电九
家里没矿人也很菜
是真的很菜

有人单机无聊的话白捡个傻徒弟回去反正不会亏的
如果有人愿意的话留个评论或者私信也行(x



只有一方沉沦其中的双人舞
闹剧罢了
等吧

烧香

八百年前关注的tag忽然翻到了
越翻越伤心
手机相册最底下还存着糖了
最喜欢的队伍里最喜欢的两个人
然后人也走了队也散了

现实过头了

做单机实况的小绝没有了
igice的小绝也没有了
我连路人粉都粉不动了

也算是见证历史了


毫无逻辑完全不符合事实
极其勉强的装作是好聚好散了

从头到尾都是ooc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你对不起大家」小绝闷头拾到着自己的桌子,把最后一只鼠标收进箱子里,利落的拿胶带封上了口。小柴犬觉得心口闷闷的,脑袋快要垂进地里,不想再看自己曾经的队友一眼。

「我对得起我自己」烟还夹在李英杰手上,深深的一口抽掉了大半根,剩下的一小半被无情的剥夺了继续燃烧的权利。「我对得起家里人。」他伸手想拍拍眼前的小孩,却得到了极其激烈的抗拒。

箱子碰的一下被摔到地上,纸箱子经不住压力四分五裂,价值不小的鼠标键盘撒了一地,始作俑者却不管不顾逃似的摔门走了,留了一地狼藉。李英杰的手还留在原地,一瞬间疲惫的快要站不住脚,颤抖着手又点上一根烟,眼睛里是疲惫盖不住的坚定。这根烟抽的前所未有的缓慢,李英杰抽到最后一小口的时候才算平复下来,开开了窗户扭头走了,轻手轻脚的带上了门。

小绝觉得眼睛涩涩的,是被烟呛过的感觉,鼻子一吸一吸的却嗅不到一丝烟味了。以相见恨晚的友谊开场,还来不及表达自己轰轰烈烈的爱意就这么被背叛的“惊喜”中草草收尾了。无处寻仇,只能安慰自己遇人不淑。这么想想的确有用,至少眼眶不涩了。

代表着伤心的盐水漫过眼眶,溢出指缝,淌过下巴最后滴到水泥地上留下一片湿痕。抱头痛哭之后的小柴犬肿着眼眶,心里空落落的,吸溜着鼻涕抹了两把脸,就算了结了逃不开的失望。

从来就没有什么友谊地久天长。

我他妈
真的
好想
被人喜欢一下

眼不见为净
我就装作看不见
揣摩别人的心理太他妈心累了

你可不可以爱我一下
我会活的很久的

有的人的性格天生就讨人喜欢能交朋友
朋友们来的快走的也快
可能只有我不是很能接受这类人吧可惜并没有什么卵用